移民澳大利亚,移民中介,澳洲移民,澳大利亚移民条件,澳洲移民政策,澳洲移民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如何从常见英文名上大致判断一个人的国籍?

问题描述:如何从常见英文名上大致判断一个人的国籍?
一般来说各个国家的人所取的英文名或多或少都会带有一些所在国家的色彩,就像同样的日本、韩国、欧美等地的人名译音到中文后,根据常识一般能够大致判断出此人的国籍,想知道在英文上,各个国家的人在取名上,都有哪些特点呢?(请列举一些常见的,涵盖的国家越多越好!)

满意一定再加分!!

回答1:巴林是阿拉伯国家,常见的名字就是类似于穆罕默德,易卜拉颀这样的名字,英语拼出来是这样的:Mohammed, Ibrahim (Abraham), Ahmed, Laila, Jameela(Jamila)这样的。 我学阿拉伯语的,顺便也把它们的阿拉伯文形式给你写上吧:محمد إبراهيم أحمد ليلة جميلة 突尼斯和阿尔尼利亚也都是阿拉伯国家,常用的名字跟上面所说的巴林是基本一样的。就不再多说了。阿拉伯国家的人取名字喜爱用古兰经中提到了人名,最常用的是真主的99个尊名,还有使者和贤哲的名字。最常用的是Mohammed,第二位的是Abdullah. 巴基斯坦和孟加拉国虽不是阿拉伯国家,但同样是以穆斯林为主的国家,所以上面提到的那些名字同样在这两个国家里很常见。但是这两个国家过去都属于印度,所以印度式的名字在这两个国家也很常见,比如 Chodhury Humayun Raaj Aisha Adala 哈萨克斯坦的名字跟维吾尔人的名字很像,比如什么:Aigul, Elnar, Erkin. 然而由于长时间是苏联的一部分,所以像Vladimir, Vadim这样的俄语式名字也很常见。 尼日利亚民族比较多,名字也各有各的特点。你可以看到这样的名字:Eyitayo, Quivina, Maduabuchi, Moyosoreoluwa

回答2:喜欢足球很多年了,无论看报还是看球赛,或者是玩CM和实况足球,总能接触到很多球员的名字,准确的说是球员的姓,和许多球迷一样,我也多多少少的发现了其中的些许奥妙。我不是名字研究专家,只是说说自己对球员名字和国籍关系的看法,无论对错,权当娱乐。 我一般看到的都是欧洲和美洲球员的名字,非洲和亚洲虽然也多,但那看不出丝毫规律性,这是由这两个地方的融合较少及民族多样化决定的,所以我主要是对欧洲和美洲球员名字的看法。我们中国人习惯以姓称呼外国人,体育媒体也一样,当然我也不例外。下面我就说说自己的看法吧。 在欧洲,德甲、英格兰超级联赛、意甲、西甲、法甲并称五大联赛,这也决定了许多其他国家的人选择这几个联赛踢球,同时这几个联赛历史还相对比较悠久,更为重要的是英、法、德、意都是经济比较发达、社会比较开放、年、能够容纳外来文化和外来移民的国家,同时他们曾经或现在还是宗主国,这就决定了国家队组成人员的多样化。 虽然德国最近几年才有有色人种加入国家队,但是在很早以前他们就吸纳了东欧等地的球员,如波多尔斯基、克罗斯等波兰后裔,而且德国还是土耳其、伊朗等伊斯兰国家的最大移民地,这些因素决定了德国国家队球员名字的无规律性;而意大利国家队在很早的时候就吸收外国球员,并且意大利曾经有小世界杯之称,有很多外国球员来到意大利,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因素是曾经有许多意大利血统的人回到意大利,另外意大利本身就是一个多民族的国家,这就使意大利国家队的名字也很难有规可循了;英国是世界上移民最开放的国家之一,仅此一原因就足以让英格兰球员的名字没规律性了,何况英国还曾是世界上最大的宗主国呢,但是英格兰带“德”的人还是相对多一点,如杰拉德、兰帕德、费迪南德等。法国队是世界上种族最多的球队,他们的球员很多来源于原来的殖民地,如齐达内等人,他们的名字更多的是跟自己本身的民族有关,而与法国无关。 在这五个国家中,西班牙有所例外,他和葡萄牙都属于南欧,处在伊比里亚半岛,经济不怎么发达,对外也不太开放但都是较早殖民的国家。拉丁美洲由于较早成为他们的殖民地,并且这两个国家对土著人进行种族消灭,这也造成了拉丁美洲的人大都与这两个国家有点血缘关系,而且他们的文化几乎与他们的宗主国相同。西班牙国家队带“斯”的比较多,如劳尔·刚萨来斯(不清楚别人要称劳尔的名而不称其姓)、托雷斯等,但是由于西班牙各民族相对比较独立,如加泰罗尼亚、巴斯克等本来就是个特性明显的民族,而他们的球员也有足够能力加入国家队,这也使西班牙球员的名字是“斯”和其他混合,不带“斯”的一般是属于少数民族的球员。而拉丁美洲的大多数国家也就是西班牙的殖民地国家由于受西班牙文化影响以及与西班牙的血缘关系决定了他们国家队的球员名字也大多带“斯”,而且比西班牙还纯,因为拉丁美洲在土著人被消灭的差不多的情况下文化和人口较为单一。但其中阿根廷有些例外,这个国家意大利后裔还是比较多的。而巴西虽然是葡萄牙的殖民地,但是由于这个国家港口开放教早,跟外来民族杂交较多,所以他的葡萄牙特征有所淡化,文化和人口多样化显的较为突出,所以巴西国家队球员的名字特征也多样化,而且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巴西球员的名字大多是绰号,如贝利等人。葡萄牙与殖民国家的融合也较突出,如葡萄牙最伟大的球星尤西比奥就来自非洲殖民地,还有很多来自巴西,但最纯正的葡萄牙人(包括葡裔巴西人)带“多”的还是较多的,但也不明显了。 而北欧、东欧及巴尔干半岛的国家队球员的名字则具有明显的规律性。斯堪地那为亚半岛的挪威、瑞典和丹麦与外界交往并不是十分密切,曾在临海论坛上看到网友说康有为才是第一个到瑞典的中国人,由此也就可见他们对外的交流程度了,由此也造成了他们名字的规律性。这三个国家大部分末尾都带“森”字,而瑞典以前叫“松”的也较多,但现在好象少多了,此外叫安德森的又占绝大多数。而近来北欧在足球领域的交流也越来越广了,带“森”的比例有降低的趋势,球员来源也显示出一种多样化,如伊布拉稀莫维奇就是前南后裔。 芬兰国家队球员带“宁”的较多,如利特马宁、帕萨宁等,F1车手哈基宁和莱科宁等都是芬兰的,当然现在这个国家带“宁”的也越来越少了。足球强国荷兰队球员的组成人员也很复杂,像西多夫等人就不是正宗的荷兰人,而是荷属圭亚那的人,但是荷兰队带“特”的球员还是占据上风的,象古利特、克鲁伊为特、库依特、范德法特等,人数还是较多的,原因可能就是这个国家吸收外来球员不多,而移民后代的水平可能还不足以危险荷兰原住人的位置。 希腊是文明古国,他们的文化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整个欧洲,跟外界的人员和文化交流也很多,照理说这样希腊国家队球员的名字也应该无规律可循了,但是恰恰相反,希腊国家队几乎全带“斯”的,究其原因可能是希腊历史悠久,使本国各民族融合成一体,此外他们又有很强的同化外来民族文化的能力,这就造成了这种现象。这里还有一个要说明的是“斯”好象是代表男子,而“娜”代表是女子的意思,希腊每个人的名字都以“斯”和“娜”后缀的。而希腊的“斯”和西班牙的“斯”他们是有血缘的,但是希腊球员的名字一般要长于西班牙球员的名字的。土耳其、匈牙利、奥地利等一些中欧国家很早就是民族混居的国家,象土耳其有一部分就是突厥人的后裔,而匈牙利等国也有原先生活在亚洲的种族,此外由于奥匈帝国和土耳其帝国占领国许多国家,这也造成了这些国家人口的多样化,这也间接造成了国家队球员名字无规律性,虽然这几个国家看起来相对较为封闭,经济也不发达。 前南国家虽然由于民族问题分裂成了好几个国家,但是这些国民的名字还是有很大的共同规律性的,无论是塞尔维亚、克罗地亚还是波黑,他们球员的名字几乎都以“奇”结尾的,而且大多是“维奇”,这其中塞尔维亚最纯,越早分裂出去的越不纯,他们名字的规律性可以和希腊媲美了,只要看到“奇”结尾的,就肯定是前南的人或后裔了。以“克”作为结尾的有斯洛伐克和波兰国家队的队员,这里很奇怪,本来捷克和斯洛伐克是一家的,但捷克的名字很没规律性,带“克”的也只有加拉塞克这个明星了,带“基”的有有一些,而波兰则大多数带克的,当然“斯基”也不少,毕竟苏联人在那留的种也不少。保加利亚国家队球员的名字几乎全带“夫”的,原因不祥,可能与俄罗斯同属于斯拉夫的一个种系吧。乌克兰球员带“夫”、“斯基”的也挺多,但是占多数的还是带“科”的,如舍辅秦科等,当然乌克兰总统尤先科、美女总理寄莫申科也证明了以“科”结尾的人在乌克兰的力量了。俄罗斯和其他一些原苏联国家大多也是以“夫”、“斯基”等结尾,可能这后缀词也代表着一定意义,具体的我就不明白了,可能也是男子的意思吧,因为这些国家的女子名字不带“夫”和“斯基”的。 总结起来可以这么辨别这个球员来自哪个国家吧:带“斯”比较长的、读起来较顺口的一般来自希腊,带“斯”的较短的一般是西班牙和他在拉丁美洲的殖民地,带“克”的来自斯洛伐克、捷克、波兰等国及其周边地区,带“森”和“松”的一般来自北欧三国,带“特”基本上来自荷兰,带“多”的来自葡萄牙和其殖民地,带“奇”特别是“维奇”的大多来自前南地区,带“科”的大多来自乌克兰,带“宁”的基本上来自芬兰,带“夫”和“斯基”的可能来自保加利亚及原苏联部分地区。

回答3:美国人的姓名是以名·名·姓为序排列组成的。第一名又称教名,是受法律承认的正式名字。中间名通常用缩写表示,由钟爱孩子的父母或其亲戚所取,他们甚至把自己的名字直接取给孩子。中间名代表本人同亲属之间的关系,外人一般不称呼中间名,也不得究其详,甚至法院也不承认中间名是法定姓名的一部分。姓氏是由家族世代相传的。美国法律规定,妇女婚后要使用丈夫的姓,即使离婚,也应予保留,非经法律判决,不可恢复未婚时的姓。在欧洲,姓氏比名字的出现要晚得多。公元11世纪后,欧洲人才开始逐步使用姓氏。直到16世纪文艺复兴,基督教会要求对姓氏进行登记,姓氏才得到普遍使用。18世纪末19世纪初美国犹太人因法律制约才被迫使用姓氏,所以他们对姓氏持一种无所谓的态度,甚至常常更换;而西班牙人的后裔却恰恰相反,他们比任何人都更看重自己的姓氏,绝不肯轻易改换。至于美国黑人的姓氏,则多数是从当年奴隶主那里承继下来的。采用历史上非凡人物的名字在美国人中始终是一种时髦。象奥古斯丁、马丁、查尔斯、威廉、伊丽莎白和乔治这样的名字俯拾皆是。同时,美国本国的总统和民族英雄也受到人们的推祟,不少人给孩子取名叫华盛顿、林肯,或叫富兰克林、罗斯福。在美国,人们并不会认为儿子沿用父亲的名字是犯忌。相反,某些人还十分乐意让儿孙沿用本人的名字,并引以为荣。美国前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和石油大王洛克菲勒就为儿子取了与自己相同的名字。为有所区别,美国人称呼与父亲同名的人时,常冠以“小”字,例如“小罗斯福”、“小洛克菲勒”等。熟人在互相称呼时,习惯于称名不称姓,即称呼对方的第一名。名字被叫惯或表示亲呢时,常常在发音上有所变化。例如,把约翰叫作约翰尼,把詹姆斯叫作吉米,把简叫作珍妮特,把伊丽莎白叫作莉比、莉萨或莉齐。美国妇女结婚后要使用丈夫的姓,但仍保留自己的名。一般来说,人们在称呼已婚妇女时都是用她丈夫的姓加上“夫人”二字。例如克拉拉·福特嫁给约翰·史密斯,人们便称她为约翰。史密斯夫人。但她自己平时写信或登记签名时,常在夫姓前用她自己的名字而不是丈夫名,写作克拉拉·史密斯。而一旦丈夫去世,她就完全用丈夫的姓名,不再用自己的名字。不过,也有已婚妇女不用夫姓的例外。女演员常常使用艺名。剧院经理为了不影响女演员的身价,常对她们的婚事严格保密,自然更不允许她们使用夫姓。此外,女作家也因惯用笔名而很少使用夫姓。有趣的是,有些美国人的名字取得十分怪诞,以至闹出笑话。据说,美国德克萨斯州立大学曾经有一个学生到图书馆申请做工。馆长问他:“贵姓?”他答道:“你猜。”馆长听了十分恼火,怒气冲冲地说:“实在对不起,我工作很忙,没有时间来猜你的姓。”说罢拂袖而去。其实这个学生的姓名就叫威廉。你猜(Wiliiam Yo- gess),不料他竟因此失去了一次做工的机会。又如芝加哥有个警察在街头抓住一个喝得酩酊大醉的酒鬼,问他叫什么名字,他醉醺醺地回答:“我是酒鬼”。警察怒喝道:“谁不知道你是酒鬼,问你叫什么名字?”谁知那醉汉也不示弱,嚷道:“我不是告诉你我叫酒鬼吗?”警察将信将疑地一查,才知他果然叫酒鬼·卡特(Toper Cate)。所幸这类古怪的名字在美国并不多见,否则不知要闹出多少误会。与中国人的姓名中,姓大多在百家,而名却是洋洋大观这个事实恰好相反,美国人的姓倒是千奇百怪,有叫懦夫( WIMP)的,有叫同性恋者( GAY)的,有叫长脚( LONGFEL? LOW)的,也有叫鞋匠( SHOEMAK? ER)的,怪姓无数,而名却相当集中,一般就在一千个常用名里翻花样。传统美国人的取名没有中国人的托福斗雅之说,丰俭随意地信手从圣经或者希腊罗马神话里挑个大路的,胸有点墨的可能拜托莎士比亚老先生给取个名,另辟蹊径的则请来一花一草,想到用家乡流过屋前的潺潺小溪来命名婴儿,算能羡出人一身汗了。 不过近年来,美国人给孩子取名也开始显现一定的创造力,不过这种创造力仍然局限于用在女孩子身上。小公主有个不媚俗的名字被认为是个性魅力的体现,因此家长取名偏向于前卫,炫耀其文化气息;而给男孩子的取名则偏向于大路,体现其务实本性,如果一个风情万种的男孩名,很可能会使孩子童年生活饱受同伴嘲笑,甚至会让人怀疑其性取向。迈克尔( MICHAEL)长达三十五年来高居最流行美国男名榜首,直到一九九九年才一不小心给雅各布(J ACOB)拉下马,由此可见男孩名多么鲜有新意。 现在最新的取名趋势是给孩子以地名甚至品质来取名字,比如电影演员金贝辛格的女儿叫爱尔兰,而克林顿夫妇当年散步于英国一个叫切尔西的地方,克林顿轻轻哼唱着“切尔西的早晨”,由此定下了未来女儿的名字:切尔西。估计如果希拉里万一生了儿子,起名很可能形同老布什之于小布什,以小克林顿草草收场。至于用一些人类的美好品质来给孩子起名,我觉得会混淆视听,从此幼儿园里此起彼伏的都是:“诚实又说谎了,节俭老浪费午餐,勇猛就喜欢哭鼻子,正直终于摔倒啦!” 在国内,中国人起英文名字多半带有学名工号的性质,因此也不能烂糊三鲜地乱选一气。选取名字时的考虑大多来自外国影视小说甚至外文教材中,有相同名字的角色给自己带来的愉悦或创伤的心理体验。我对于英文名字所产生的感性联想最初来自于“新概念英语”,由此埋下奇怪的英文名字暗示:比如叫贝蒂( BETTY)的,应该圆脸,是个满头卷发负责清扫的中年女仆;叫鲍勃( BOB)的,一般长脸,是个在办公室里打杂的倒霉小鬼。每个英文名字因为这样那样的境遇而成为一种人格化的脸谱,比如提起那几个前美国第一夫人的名字,我不假思索的联想便是:南西( Nancy)有点妖,芭芭拉( Barbara)有点老,希拉里( Hillary)有点闹,那个横插一杠的莫尼卡( Monica)则有点骚。 为了避免这种见风起雨的联想,也有个把女知识青年穷思殚虑,倒也被她们搞出一些面目多娇的法文名字、俄文名字甚至阿拉伯名字,震得女同学女工友们一记记的懊恼,一边暗地里火速调查这个妖名的念法和来历,一边不免沮丧自己的玛丽马啊,林达林啊,罗斯罗啊简直是生产组阿姨嘛;男同学男工友们一看这样的脱俗名字,则心下窃喜,初次见面找个话搭头便得来全不费工夫:“侬迭只外国名字瞎灵,哪能读啊?”一记马屁顿时拍出个一来二去,这样的女英文名便从学名工号中脱颖而出,不经心间还附上了一点凤好求凰的好处。 当然,同美国人取名的惯例相同,男白领取名则仍应以工号为唯一出发点,越大路越好,姓卢的不妨就叫卢克,姓马的就叫马克,姓艾的就叫艾立克,办公室里扯起喉咙一呼一应,一副绝不死样怪气的做生活腔势。如果有一个青工叫伊格呐提夫斯( IGNATIVS)的,我一叫唤他,估计都会引发多年未犯的口吃,因此伊格呐提夫斯同志在以英文名字出工的外资单位,比如会计师事务所,咨询公司等可能会受冷遇,尽管这个名字的拉丁文原意是如火如荼的热烈。这是美国的人名的趣事这是世界杯人名的趣味泥人-意大利 前锋:托尼 中场:安布罗西尼 意大利男人似乎都叫××尼,看看意大利国家队,更是泥人之队! 伯格(Blog?)的森林-瑞典 后卫:梅尔伯格 前锋:拉尔森 维京战士大体上就是伯格和××森组成,瑞典人也好认,呵呵! 老范之家-荷兰 前锋:范尼、范佩西、教练范巴斯腾 荷兰人不姓范的估计没几个吧,中国的范性可以到荷兰寻根了,哈! 围棋的故乡-塞黑 前锋:米洛舍维奇 中场:斯坦科维奇 中国人发明了围棋,南斯拉夫人将其体现在自己的名字上 克人还是克己-波兰 前锋:拉西亚克 中场:斯莫拉雷克 波兰这个国家一直多灾多难,奇迹般地参加两届世界杯了,但是一直成为别人刀下之鬼,这个克,那个克,到底克人还是克己? 这厮那斯-墨西哥 前锋:莫拉雷斯 中场:佩雷斯 门将:桑切斯 墨西哥的这些厮们,本届该黑到哪里? 那些狼跑哪里去了-日本 前锋:高原直泰 中场:中村俊辅 门将:川口能活 小日本现在出息了,那些一狼、二狼在球队里一个都没有了,可惜还是不能活!这是总体的特点在与外国人交往中,我们常感到外国人的名字很难记,长长一串的字母中,有的包含着自己、父亲、母亲,甚至是祖父的名字。有时还把交谈者名字的次序搞错,出现父亲变成儿子、儿子成了母亲那样的难堪局面。为了“保险”,只好称呼对方“先生”、“小姐”或以衔头称呼,如博士先生、董事先生等。 不同的民族,不同的风俗习惯,人名的构成有很大差别。但是,尽管结构繁杂,也可以大体概括为以下类型: 中国、日本、朝鲜、新加坡等一些亚洲国家和匈牙利的人名,属于姓在先、名在后类型。日本人一般由四个字组成,前两字为姓,后二字为名,如伊藤太郎。匈牙利人名由两节组成,前一节是姓,后一节为名,如“西多·维尔斯”,“西多”是姓。匈牙利妇女结婚后使用丈夫的名字,在其名字后加上ne(妮)字,表示夫人的意思。 欧洲和美洲等大多数国家的人是名在先、姓在后的。如“维斯特·布朗”,“布朗”是姓,“维斯特”是名。妇女结婚后在自己的名字后加上丈夫的姓。在口头称呼时一般称姓,如“布朗”先生、“撒彻尔”夫人。书写时,有时可把名字缩写,取其第一个字母,但姓不能缩写。苏联人名一般由三节组成,第一节为本人名,第二节为父名,第三节为姓,如“弗拉基米尔·伊里奇·列宁”。 阿拉伯人的名字一般由三节组成,即本人名、父名和祖父名。如“穆罕默德·阿里巴·艾哈迈德”,表示自己名字是“穆罕默德”,父亲名叫“阿里巴”,祖父名叫“艾哈迈德”。 伊斯兰教信徒的名字富有宗教色彩。他们往往用伊斯兰教创始人“穆罕默德”以及历史上的圣贤和先知易卜拉欣、阿里、伊斯梅尔、欧麦尔等人的名字作为自己的名字。有些人为了崇敬真主,愿作安拉的奴仆,就把自己的名字称为“安拉的奴仆”。有些人在其名字前还加上“哈吉”,那是表示该人曾去过麦加圣地朝拜过。更有趣的,还有称为“某某人的父亲”,“某某人的儿子”这样的阿拉伯人名字。如“阿布·纳赛尔”,“阿布”阿拉伯文意思为父亲。因此,这个名字即为“纳赛尔的父亲”。 缅甸人与泰国人则有名无姓。缅甸人的“吴”和泰国人的“乃”,都不是姓,而是尊称先生的意思。如吴尼光即是“尼光先生”,因此,不能称人家为“吴先生”或“吴尼光先生”。

回答4:这个不好说 以英语为母语的国家姓名种类十分复杂,这既有资本主义早起殖民的后果,更有现代经济文化的交流的影响,

[如何从常见英文名上大致判断一个人的国籍?]

引用地址:http://yimin.qqxk.net/20180331/3896.html

tags:国籍